c1.ceekaybaby.

木彡贝勒·LoFoTo:

『北极,北极 VII』极光大爆炸

结束在特罗姆瑟小城的游荡,驾车来到几十公里外的Ersfjordbotn峡湾。这里相比市内要冷清的多了,但正符合哥喜静的要求。天已渐黑,入住小木屋后匆匆生活做饭,谁知刚吃到半截就来了个大惊喜。

人品这东西真的很难说,有时候你拼命想攒,却怎么攒也不爆;有时候不怎么上心,它却又突然意想不到的璀璨迸发了。就比如这一晚的极光盛宴。之前听房东说这周天气多云,极光预测也都是“一般”亦或“不活跃”——结果就是这预报中极为普通的一天,却带给当天附近所有抬头望天的人一场完全超出预想的大秀,也顺便成就了一把俺们家相机——继新加坡金沙酒店、悉尼歌剧院、墨尔本尤莉卡88层观景台、提卡波星空保护区,酷爱夜景的它如今终于拍到了长久以来的终极目标——北极光。

可惜这神秘之光来的太过仓促,加上不太了解周边环境,所以拍的不那么满意 。

(摄于Ersfjordbotn峡湾,挪威。2014年2月)

徐嘉靖Justin·LoFoTo:

#日出之国#DAY6,在富士山拍完日出,恋恋不舍地离开前往东京,途中贡献了鼓鼓的钱包和一个下午给了御殿场的奥特莱斯。东京的第一站去了明治神宫,特意安排了周末的时候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见一下日式的传统婚礼。无奈天公不作美,周末游人也很多By Fujifilm X-T1+XF 10-24、55-200(新浪微博: @徐嘉靖Justin

SINCE Fennie:

(日本 北海道随笔录  图片均菲林拍摄  多图预览)

今年2月份去的北海道,总是惦念着写写游记,结果,来到夏天依旧未动笔!现在重新翻阅当初的照片,倒有降温作用!

端午刚过,热气熏天,这南国局促的气压,总是让汗闷着而无法酣畅!

这一辑照片拍摄于东京浅草寺及附近,当时去的时机不算好,频临闭寺时间,所以寺庙内无法参观,而是在周遭随意一走。由于降雪刚停,所以化雪期间,地面特别湿滑,行走必须小心翼翼。与国内 一样,典型的景点周围必有成群的纪念品店和小吃。

我们绕过浅草寺一排纪念品店,来到可以看到东京塔的另一小巷子,坐落着无数小酒馆和料理店,不停有热气从里面排出,还有嘤嘤的日本语。

或许刚历经雨雪,东京的空气清新无比,街道旁已经铲出一堆堆雪团,让出道路。在景点区附近,东京特有的行色匆匆并没显现,反倒多些悠闲。

噢对,在浅草寺里求了签,向导说最好用硬币5日元,为何,因为硬币5日元中间有个圆圈,是象征吉祥幸福,并代表缘分。不得不说我侥幸,好多旅人口袋中都有硬币,但独缺5日元,在下刚好就有一枚。并抽得一纸上签。

签符上的国字,也足够让我理解含义。

默念了祷告祝安的心里话,没有买任一纪念品,惬意地离开。

肖博文:

(2011年8月)终于在第五日清晨登上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不同于大多数徒步者选择从东南山脚出发四天往返且沿路都有木屋营地的Coca-Cola线,我选择的Machame线,是从乞力马扎罗山的西南脚为起点,蜿蜒而上,在海拔不同的五个营地露营五个夜晚,最后到达山顶。这条线路的景色最美,植被的垂直分布差异最明显。从西南山脚出发向北,之后由西向东横切至山的东南侧,与东南侧的另一条线路Mweka线汇合后冲顶,之后沿Mweka线下撤至山的正南侧。

图为日出前的乞力马扎罗山5895m顶峰Uhuru Peak, Aug 2011